第3章 醉人琼脂(1 / 1)

请收藏本站,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soushu2026.com,hetu2024.com,xhetu.com,

“何止是……简直是美极了。”叔郎望着随着小美人儿动作而缓缓张开的牡丹花儿,胸膛里不知道为何也忽然轰鸣起了十万马力的发动机,源源不断的将富含氧的动脉血泵进各个器官。

像接通了电流一样,腰下的两个半月形电机开始高效的工作,顺着导管,将肾上腺素和荷尔蒙扩散到最需要的地方去。

从外面看来,最明显的反应就是那巨炮显然已经是蓄势待发,只欠号令了。

他捉住她的小脚,轻柔的为她擦拭着:“后面都已经擦完了,该来擦前面了。”

感谢他那不会说普通话的爸爸,教给他一口介乎于普通话与方言之间的口音,慕容璃听成了“插插前面。”,虽然不会如若颦那样羞的连脖子都红透了,但是也颊上飞起两团红晕,“你在说什么呢。”

“没什么。”他低着头,仿佛专心于为她擦脚,五个玲珑可爱的脚趾上镶嵌着剔透晶莹的趾甲,前端虽然因为练舞而磨出来一层茧子,但与他手心那一层层厚厚的老茧相比,几乎可以忽略。

更何况,在这天然无暇的肌肤上有这么一点点美的痕迹,只如抓破美人脸一般,更映衬的周围肌肤嫩若点脂。

浴棉滑过脚背,正顺着脚踝往上去,水滴顺着少女玲珑起伏的身子滚滚而下,将最后一点儿泡沫也冲走。

慕容璃靠在磨砂玻璃隔板上,享受着脚尖被他那粗糙的大手轻轻握住的一点点快感,这种感觉是与阿芸姐姐在一起的时候不曾有过的,更不用说那些永远都是来去匆匆的“他们”了。

他忽然停住了动作抬起头来仰望着如鲜花般盛开的少女:“能把浴液递给我

一下吗?“慕容璃的习惯性走神恰在此时发作,让他不得不提高声音又说了一遍才把小美人儿的魂勾回来。

“嗷,”慕容璃失败的拍了拍额头,“我走神了不好意思。”说着她扭身从篮子里取出拿瓶沐浴露递给他:“真是不好意思,要你……”

“为美女服务,是我一向最大的乐趣。”即便是坐在地上,叔郎也不忘摸摸鼻子:“我一向对女生有个口号的。”

“什么口号?”

“风流不下流,总要你自愿。”他一本正经道。

慕容璃被他的语气一下子逗乐了,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什么呀,一点都不上口。”

“总而言之呢,虽然,”他弯了弯胳膊,还瞄了瞄随着女孩子花枝乱颤而上下抖动的一双白兔:“这里很有一点蛮劲,不过不会用在对付女孩子身上。这个是留给那些不开眼的男孩们的。”

“真看不出来,”慕容璃笑意盈盈的靠在隔板与瓷砖墙壁的夹角上,“你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叔郎苦笑着摇摇头:“流氓?我老爹可是大律师啊。虽然我不愿意子承父业,也不代表我没有文化啊。好歹我也是书香门第,诗书人家。”

“大律师?!”慕容璃今天吃的惊太多了,晚饭可以直接省掉了,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把他打量了一遍:“实在是看不出来你有这方面的细胞。”

“我觉得我们家出一个律师就够了。我二哥现在就是律师,那么我还走他们的路子干什么?”叔郎一面念叨着一面开始向上攀登,渐渐的越过膝盖,开始往她的大腿上去。

“我还是坐下来吧。”慕容璃看他动作有些不方便,索性自己坐下来,翘起一只脚搭在隔板上,“你的动作很熟练啊,经常这样帮女孩子吧?”

叔郎忽然愣了一下,看着她坏笑的纯洁脸蛋儿:“好像……只有我妹妹呢。”

“季凤?”慕容璃一下子就猜到了两个人的关系,“原来是恋妹癖哥哥啊。”

“我倒是有心为女孩子这样啊,不过,”他又摸了摸鼻子:“也得有值得我这么做的啊。”

“什么意思?”慕容璃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下面有她喜欢听的话要来了。

“首先得漂亮吧。”叔郎手渐渐逼近了丰腴的三角地带,“我的审美情趣很正常,对恐龙兴趣缺缺,身材再好也看不上。”

“嗯,还有呢?”

“长得漂亮,也还得身材好吧。缺胳膊少腿的,左边高右边低的,我也不喜欢。不过我认识一个兄弟,他就喜欢这个,还说是残缺美。我说谢谢了,我喜欢的是完美。”

“那,舞艺这样符合你的要求的美女应该不少吧。你这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美女,”叔郎加重了语气:“不能光有个壳子吧。就像你买电脑,总得看看芯片,查查内存大小吧,还要检查一下有没有毒。”

“什么意思啊?”慕容璃被弄糊涂了。

“我是说,傻子不要,250不要,情商太低的也都不要。还有装13的不要,有病的更不能要。”叔郎语气严肃的把浴棉从慕容璃的花溪上掠过,大概是还在想他的不要不要不要,竟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是个完美主义者,”叔郎继续滔滔不绝的发表着高论,却神不知鬼不觉的坐到了与她只差0。

1cm的距离上,左手坚定有力的握住她的脚踝,轻轻地从毛玻璃隔板上挪开一点,让那峡谷间神秘的谷底更坦荡的展露在他的面前。

“对我自己要求完美,又怎么可以要求我身边的女人马马虎虎。不过你就不一样了啊。”说到这话的时候,浴棉正轻柔、非常轻柔的在花溪间进行耐心的清洁工作,花瓣被温柔的分开,乳白的泡沫从浴棉与花瓣接触的地方浮上来。

“唔……哦。那个地方……”慕容璃猛然醒悟过来,正要阻止他,却被他一

套科学理论给吓住了:

“科学证明,这里是微生物最容易生长的地方,也是多种病菌容易繁殖的地方,简而言之就是洗澡的时候最有必要清洗的地方!”

“唔……我是说……不要这样。”慕容璃非常鲜明的感受到他的手指正借着浴棉做屏障,一点点的突破自己的防线,往深处探秘。

叔郎一面享受着白羊一样的美少女下身的妙处,一面继续吸引她的注意力:“小璃妹妹,我一个人说了这么半天,好口渴啊。”

“口渴,”慕容璃试图抗拒下边传来的感觉,不过很明显,由于失去了警惕性而导致防线失守,眼下就只有城下决战一条路了。

但是现在还浑浑噩噩的总司令部还没有办法指挥战斗。

“我也没有办法啊……生水,不能喝啊。”

“这里有可以喝的谁啊。”他从她下身抽出手指头来,浴棉上粘着些晶莹的液体,不是水滴,也不是沐浴露,只会是……慕容璃的身子蜷缩了起来:“你不是说要自愿的吗……”

“你现在难道不是自愿的吗?”叔郎邪邪一笑:“从爬过来的时候,就该有这样的觉悟了吧。”

的确,从翻墙过来的时候,就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了,可是却在无边的闲谈中将这件事情忘却了,谁知道他竟然,她望了一眼他胯下的雄武大炮,眼神迷离,说不清是期待还是胆怯。

水已经开了,小羊肉可以下锅开涮!

叔郎大展猿臂,将小美人儿从角落里抱出来搂在怀中,一低头,含住樱桃,就吻住不妨,舌头轻轻的在贝齿上敲击两下,就门户大开,一条美女蛇出来迎战,怎敌来敌这条巨蟒身强力壮,一下便被卷住,反攻入门户之内。

一双狼爪也未闲着,兵分两路,一路只取羊脂白玉峰,另一路兵出斜谷,食指先锋与中指将军挥师直捣重岚迭翠。

上中下三路同时失守,一时无边快感从四面八方涌来,将慕容璃那本来就被热气腾腾的浴室熏的不甚清楚的大脑更冲晕了几分,所能感觉到的,就只有那条丈八蛇矛正在自己说不清是自愿还是被迫分开的臀缝间卡着,本能的,一只手搂着那个有着岩石一样坚强身躯的男人,一只手就探下去,越过他正在花瓣间肆虐妄为的魔爪,却摸着了那鸭蛋大的枪头。

“好烫。”口齿不清的,她吐出这两个字,旋即又被胸口一阵强烈的刺激给压了回去:“啊,不要,用指甲……”

两颗蓓蕾在迅速的成长,变大,挺翘起来,似乎在召唤着什么东西对它们来施虐,那只狼爪就让它如愿了,轻轻地用指甲在顶端敏感的乳孔上挑动两下就引得她胸口上下波动如潮,叔郎吐出丁香小舌,又吻住她晶莹若泪的耳垂:“真是可爱啊,你的身体好像很渴望的样子呢。”

“都是,都是你,”她已经没有了反抗的意志了,或者说从一开始就没有过这个打算。

反而更加努力的挺高胸脯,让那一只狼爪能更好的感受她的丰满。

她喜欢他粗糙的手掌轻柔的磨蹭着她的乳尖的感觉,而他也惊异于她那一团乳肉的坚挺。

虽然知道她经常锻炼,又正值青春期,乳型十分完美,却没有想到,内里竟然是如此的坚挺,一把抓上去,居然有些捏不动的感觉,只在表层留下了几个浅浅的凹痕。

心中诧异之余,也不免手上多用了几分力气。

“哎呀,疼”慕容璃秀眉蹙成了一团,他连忙松开了手,果然那一团玉白之上,留下了五个鲜明的红印。

“是我不好,”他轻轻地吻上樱唇,留在乳峰上的手也改捏拿为轻轻的抚摸,细细的感受着少女乳中正在成长的乳胚。

底下的那只手也悄悄的离开了溪谷,开始扩大了巡视范围,将一整条玉腿都纳入战略进攻范围。

慕容璃翘起一只腿,想让前面潺潺流水的溪谷直接去面对那救命的塞子,可是却被他一把抓住,右腿就这么笔直的直至天空,只见他迅速的转身,坐下,在她反应过来,就已经架炮布阵,兵临城下了。

叔郎把那条笔直竖着的玉腿当成按下核导弹发射的操纵杆,一手抓着它,一手搂着慕容璃的纤腰,在湿漉漉的地板上轻轻一按她的腰,就把她往自己方向推进了两三厘米。

那坚硬如铁的大炮也抵住了花瓣,眼看着就要破关而入。

慕容璃双手搂着他的肩膀,给他一个温柔又带着坚定的眼神,仿佛是得到了最后的许可令,神剑终于刺入秘道,突破开始的外围防线之后道路一下子变得宽敞了起来,根据刚才手指侦查员的汇报,小璃的阴道应该是属于那种前庭后院的类型,果不其然,下面龟头就遇上了第一个障碍,一层肉环如关隘一样将前路挡住。

叔郎将慕容璃的身体继续往自己身边按,同时还在往她身上倒去,两方一合力,龟头终于突破这第一层天险,越过关隘。

而那肉环恰好卡在龟头下面,仿佛给他的宝贝上了一个刚环一样。

肉环被突破的时候,慕容璃也感到一阵撕裂搬的疼痛,它的巨大超出了她习惯的尺寸,竟然让她在那么一瞬间有了初夜的感觉。

悄悄的低头看了一眼下面的战况,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只见至少还有二十多厘米露在森林之外,而且,仿佛比方才摸弄时又大了一圈。

阴茎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了跳了两跳,仿佛是跟主人打招呼一般,这一回是慕容璃自己来行动了,总是来他推着走,让她感觉自己是被强奸的一样,她咬住嘴唇,紧紧的搂住叔郎的脖子,一只腿勾住他的背,努力的移动着小屁股开始往前迎凑。

度过一节略微宽敞的空间——说是宽敞,也依旧能感受到了四周蜜肉无微不至的爱抚,只是没有肉环那里卡的那么紧而已——又迎来了一个新的关隘。

这一回不待关前校正,慕容璃主动出击迎战,结果被长驱直入,再下一城。

“呵,”小璃挪了挪屁股,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叔郎怜惜的看着她已经是满脸香汗,便放下她已经树了很久的那条腿,将她搂在怀里,不经意间,又往里挺进了一节,似乎又来到了一个关卡前。

“你这里面真的是过五关斩六将啊。”叔郎的宝贝被一个又一个肉圈圈套住,感觉美妙异常。

“你的,好大啊……啊,还在涨大……受不了了。”慕容璃趴在他身上两人就这样相对搂着,直到他把大半截肉棒都送进这秘道之中。

此时,她已经受不了他在乳尖上不断的挑拨,花心喷出了一股蜜液,全身都变得软绵绵了的。

叔郎将她推到在地上,将两条玉腿架在自己肩上,双手撑着地,开始了缓缓地抽送。

她的阴道狭窄,又有重岚迭翠,单单是这缓缓地抽送就给他一阵阵快感,但是那几层肉圈圈儿紧紧锁着输精管,叫他一时半会儿都没有可能射精。

慕容璃的体质虽然算不上是极其敏感,但也是坚持不了多久,即便是这样温柔的和风细雨,也因为那肉棒的超级规模而败下阵来,又一次泄的娇喘连连。

高潮时候的女孩最为美丽,既有青春期少女的青涩可爱,还有成熟女人的妖媚诱惑,只见她闭上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让整个身子都随着体内快感的惊涛骇浪跌宕起伏,嘴角洋溢着神秘莫测的微笑,双手搓揉着自己似乎又涨大了几分的双峰,让身上那个男人看的如痴如醉,下身也不免加快了速度。

说来也快,方才任他百般戏弄也还矜持的住的慕容璃随着他进出的频率一变,竟然似乎也变了个人,淫声浪语层出不穷:“啊……啊……用力……再用力……干……再用力干,干我……哥哥……三哥……三哥……好三哥……快……快,大肉棒,插,插小穴,插坏,插坏!啊!……啊!……”

虽然还是闭着眼睛喊,不过叔郎对她喊得是自己十分满意,自然也如她所愿,更加用力,更加凶猛的鞭笞她那娇嫩的花穴,每一次拔出必定带的淫水四溅,每一次抽送必然直达最深处,将整根肉棒都深深迈入无底洞中放才罢休,连花瓣都给翻入了土壤之中。

“啊……啊……插……插……好深,好深啊!……太深了!插坏了……啊……啊……顶到……顶到底了!“

耳听着宛若莺啼的叫床声,眼看着美少女红潮泛滥的娇颜,还有从肉棒上传来的无边快感,叔郎猛然一挺,将肉棒送到最里面,抵在子宫口上,一鼓作气,将亿万子孙全部送入了身下娇娃的体内!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