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图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舞艺附中的少女 > 第8章 颦儿的改造

第8章 颦儿的改造(1 / 1)

请收藏本站,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soushu2026.com,hetu2024.com,xhetu.com,

颦儿今天没有去上课,因为她今天要陪妹妹去医院做孕期检查,而且她自己也要看大夫。

在把妹妹送进检查室之后她就坐电梯上了三楼拿着挂号单去找大夫。

“请坐。”诊室里面的是一个30多岁的大夫。

看上去还是蛮和蔼的。

“有什么症状吗?”

“嗯。”颦儿本能性的脸红了一下:“我……奶水不太够。”

“奶水不够啊。”大夫瞟了她一眼,进来检查吧。

颦儿跟着大夫走到里间去,里面有一张吊着很多种器械的躺椅,她有些迟疑的走上去作者,大夫把无影灯打开,站在她身边看着她。

她也莫名其妙的看着她,直到她的脸不知不觉的红了起来。

“把上衣脱掉啊。”大夫实在是忍不住了,出声提醒她。

颦儿这才恍悟过来,连忙解开上衣的扣子,露出里面被前叶式哺乳胸罩包裹着的胸乳。

由于常练舞蹈的缘故,她的胸并不大,虽然是在哺乳期中,可也并未显得有多肥硕。

“大夫,胸小了会不会有问题?”她细声细语的问道。

“没什么关系,别看黄色小说看多了,只要正常大小都能产生足够的乳汁。”大夫带上一个单目眼镜,又把一个器具对准她的乳头,两边都看了看,“外观上没有病变。”

说完,他双手伸到她的乳根处,一点点的捏弄着着,往上前行,一边摸一边问她有没有什么感觉。

颦儿只感觉到他的手不轻不重,力度刚刚好,至于自己嘛,似乎也没有什么硬块和疼痛感。

“一天喂几次奶?”

“十来次,”颦儿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还是不免有些害羞:“孩子都吃不饱,只好多喂她几次。”

“哦,”大夫捻弄着一颗樱桃,又用手指在乳孔上挑弄着,沉吟了片刻:“试一下针灸吧。”颦儿也不知道到底好不好,只是茫然的点点头,那大夫拿来了一个金属盒子,她清楚地看见那上面有着电流和电压的标志,而从大夫手上拿着的银针更清楚的看见针尾后面还挂着电线,这让她不禁有些颤栗,可是身怀着的受虐体质,却又让她有些跃跃欲试。

果然如她所想的那样,那两根长长的银针一边一个的插入到了她的两个乳头当中,乳尖上的刺痛让她蹙紧了双眉,可随后而来的那种奇妙的饱胀感又让她下身情不自禁的湿润了。

大夫打开电针灸的电流开关,颦儿顿时感觉到那一对银针仿佛在自己的乳头内跳舞一样,微微的颤动着,又感觉好象是有男人的嘴含着那一对乳头一样,让她感觉到一种麻麻的感觉,而此时下身的那种渴望的感觉却是越来越加剧了。

那个大夫转身又拿来两根银针,插在她乳房上的其它穴位上,也打开电流开关,这下子刺激更强烈了,好像还有人在用手摇摆着她的双乳一样,颦儿都忍不住呻吟出声了!

待他把十根银针均匀的插在了她的胸乳上之后,颦儿已经经历过了一次美妙的高潮,不单裙子被打湿了一块,就连座椅下的皮垫都被打湿了老大的一块。

淫水顺着她白色的长袜流了下来,让大夫看见了这个青春女孩淫靡的一面。

“就这样也能高潮,真是个小淫娃啊。”大夫站到她的面前,手已经伸到了她的裙内摸着那湿透了的底裤。

颦儿非但没有抗拒,反而喜悦的张开双腿仿佛在等着什么。

“既然你想这样,那么我就成全了你好了。”大夫把诊室的门给关上,回转过来将她的短裙解开丢在一边的桌子上,又抱起她的两条大腿一边一个搭在躺椅的扶手上,颦儿自觉地抱着双腿,将自己的羞处展露在这个陌生的医生面前。

虽然很羞耻,可是双乳上此起彼伏的快感已经让她忘乎所以了。

大夫随手拿起身边常用工具包里面的一把剪刀,“咔嚓”“咔嚓”两声将那小底裤两侧给剪掉,然后用手一拂,颦儿的下边已经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了他的面前。

“嗯,”那大夫随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副橡胶手套带上,然后双手分开她那已经张开了的小穴,仔细的看着里面:“哦,都已经湿透了啊。”一边说着,他还一边将手指探入到她的穴内,结果是很自然的,他抓出来一大把的水,在灯下显得闪闪发光。

他将那些水随意的涂抹在颦儿的腿上、小腹上,弄得她感觉有些痒痒的,更加渴望早点儿被他插进来了。

但是他却偏偏不肯遂了她的这个愿,只是用手指在她那软绵绵的穴里面淘着,一根手指,两根手指,三根手指,颦儿的穴儿虽然小,但是却有着极好的包容力,慢慢的他又加入了一根手指,四根手指在她的穴里面如矿工开采煤矿一样在肉壁上不停的刮弄着,挤出来的汁水“呱唧呱唧”的从手套的缝隙中流了出来。

“再,再进去一点……”颦儿心里面默默的喊着,却努力的尝试着将他的那只手更深的吸进来。

颦儿下面花穴的延展性是已经经历过她的小宝贝的考验了的,应付这男人的手,虽然不是非常轻松,但是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果然,慢慢的,他将最后一个手指也加入到了矿工大军的行列中来,男人的拳头,已经全数进入到了她的小穴当中,正随着他的肘部做着轮滑轮动。

“嗯,嗯……”这样的刺激即便是已经被男人弄过不知道多少次了的颦儿也有些受不了了,没有几下子,子宫里就又酝酿出一股爱液,全数撒在了他的拳头上。

“哦,真的受不了了……”颦儿心里默默的道,她已经经历过了三次高潮,全身都已经没了力气,那两条腿也仿佛是重的不行,都快举不动了。

可是,胸乳上那些银针不知疲倦的在电流的带动下刺激着她的神经,又让她不知不觉的再度兴奋起来了

大夫缓缓地将拳头从她的小穴里面拔出来,望着皮椅上那一滩水渍满意的笑了:“果然是个绝好的性奴啊,被摧残的越厉害,就会享受到越多的兴奋。”

“性奴……”颦儿忽然打了个冷颤,难道自己天生真的就是一个性奴吗,被人摧残被人蹂躏才是自己的最终归宿吗?

而仅仅是蹂躏和摧残这两个充满了魔法力的字眼,就已经叫她陷入到恍惚之中了。

那个大夫看着她,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是充满控制欲的愿望,心里面也打着他的小九九:用人体来做测试虽然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但是每次看到那些招募来的志愿者都是倒贴都无人理睬的老处女的时候,实在是让他“临事不举,举而不坚,坚而不久。”若是能得到这样的美少女来做实验,那该是不错的福利啊,而且——说不定还可以偷偷的做几个不能再阳光下的小实验呢。

他这如意算盘打的美妙,都不由得笑出声来了,这一笑,才将他好容易拉回现实世界。

他站在颦儿的身侧,一只手似乎有心,又似乎无意的在她三角地带上的那个小豆豆上撩拨着,似乎在沉思一样,对她道:“你今年还没有十八岁吧。”

“刚刚十八。”颦儿小声道,却是因为强忍着三个地方同时遭到严重的挑拨的缘故。

“那正是最好的年纪啊。”他的手指在她身上滑动着:“身材保持的这么好,让我猜一猜,学艺术的?”

“舞艺附中的……”颦儿说话都有些断断续续了的,乳头勃起的时间太长了,都有些疼了,可是她却觉得这疼起来才舒服。

“呀,那是毕业班啊。”大夫不怀好意的俯下身子看着她:“生了孩子,不好升学了吧。”

“要,要过两年。”颦儿望着自己那两颗红彤彤的乳头,知道她们遭罪遭的厉害,可是心里却在呼唤着让这一切来的更猛烈些吧。

“那这两年,有没有什么打算——给孩子挣点奶粉钱?”大夫一边问她,一边悄悄的把电流计给开大了,银针在她乳上跳的频率虽然降低的,可是烈度却加深了好多。

没过两三秒钟,就似乎是猛然往肉里面扎一下,疼得她都快把眼睛水给流出来了。

大夫看她也是没有办法再回答问题,便替她说下去:

“这样的感觉是不是很舒服?其实你很想这样活受罪的吧。只要你点点头,从暑假开始到过年前,我将给你终身难忘的一些经历——你会像爱上鸦片一样爱上他。只不过吸鸦片是要钱的,而我,给你钱。”大夫一手撑着不锈钢的臂架,一手搁在颦儿的耳边,轻轻的玩弄着她的秀发,缓缓地说出了一番具有魔力的话。

果然如他所料,颦儿不由自主的就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欧也!战略目的达成!”大夫心里面暗暗比了个成功的收拾,顺手就将电流计关掉,然后把插在她乳上的银针一根根的拔出来,颦儿待他把针都拔出去之后双手拖着自己的乳房仔细的看了又看:只见那一对嫩红的樱桃比早上起来的时候仿佛要大了一圈,且不但如此,好像整个乳房都大了三分,可是,却似乎依旧没有感觉到有那种奶水充沛的感觉。

大夫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对她道:“针灸药效比较慢,但是没什么毒副作用。要是给你打针的话对孩子不好——我再给你一个这个,然后每周来我这里做三次针灸,大概一个月后你的奶水就多的像自来水一样了。”说着,他从个药柜里面拿出来一打白色的胸罩。

“你是多少号的?”

“31B”颦儿低头又看看已经肿了的双乳:“可能要再加大一点了。”

“那你试试这个吧。”大夫递过来一条:“海绵层里面装的是药物,背扣上有电极,当你扣上的时候就会通电,这样药物就会被加热对你的乳房产生药熏作用。”

颦儿带在身上试了试,果然大小正好合适。

便将它扣上,慢慢的,待她穿好全套衣裙后果然感觉到胸前有一种舒服的暖暖的感觉,而且还自下而上的仿佛有一种托力要将双乳抬升起来。

大夫看着她迷惑的眼神笑了:“这就是我做的一点小发明,还没有正式的拿去申请专利号。暑假叫你来就是让你帮我完善几个实验,想必你是有兴趣的吧。”

“嗯,谢谢大夫了。”颦儿从挎包里找出钱包:“多少钱啊。”

“不用了,只要你在这上面签个字。”大夫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合约来:“只要你答应做我的人体实验品,那么所有的新发明你都可以免费用,一直用到里不想用为止,怎么样?”

颦儿毫不犹豫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林若颦,真是个好名字。”大夫小心翼翼的将那份合约收好:“认识一下吧,我姓焦,你以后叫我焦医生好了。”

姓焦,果然是个好姓。

颦儿浅浅笑着退出了诊室,只是走起路来下面有些空空的,因为她的那条沾满淫水的小内裤,就送给焦医生做纪念了。

若蹙还在孕产科里面做检查,颦儿在外面又等了一会儿才等到她拿着报告书出来,看她高兴的样子就知道宝宝发育一切正常了。

“一切都还好吧?”颦儿扶着妹妹,若蹙骄傲的挺着她的大肚子:“当然没问题,医生说了,十分完美,非常好,就等时间到了。”

“那就最好不过了。”颦儿扶着她走出医院:“在外面吃还是回去吃?”

“回家吧。”若蹙央告着姐姐:“我想回家躺躺,再说,我那拍戏的事情还没有告诉妈妈呢。”

“好的,我送你回去。”颦儿扬手找来一辆出租车,若蹙却将她拉住:“你不用去了,我一个行的,你还要回去看宝宝呢。”

是啊,都已经一个上午没有见到她的宝贝女儿了,颦儿可想她了呢,恨不能立即就将自己的乳头塞到她柔软的唇里,让她好好的吮吸自己的乳汁。

不过,她不单是个妈妈,而且还是个负责任的姐姐,所以她还是也坐进了出租车:“我先把你送回家,也不着急这一会儿。再说方芸会帮我的,我早上给宝宝留了半瓶奶,她帮我热一下就好了。”

她说的没错,想的也没错,方芸的确是帮她了,只不过离开计划航道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偏差。

————矫情的分割线————

“哎呀,你把这个给喝了啊?”方芸看着慕容璃手上空荡荡的玻璃瓶不禁失声惊叫了起来,闯了祸的某人还没有察觉:“怎么了?这奶的味道还可以,没有放坏了啊。”

方芸叹了口气:“问题是,那不是我的啊。”

“啊?”小璃赶快把瓶子放下来:“那……也不像是牛奶的味道啊?”

方芸正要答话,那婴儿床里忽然就传来了一阵啼哭声,看来有人对某个糊涂阿姨抢了自己的午饭表示强烈愤慨和严重不满啊。

“难道是……”小璃的心咯噔一下跳了一下:“颦儿姐姐的?”

还能这么说呢,方芸只能点点头:“你把她女儿的午饭给吃了,看你拿什么来赔。”一边说着,她一边去把那婴儿抱起来,“宝宝饿了吧?你妈妈怎么还不回来啊,想饿坏我们宝宝啊。”

“也许只是想换尿布呢……”慕容璃讪讪的道。

“我刚刚给她换过。”方芸抱着婴儿在床边坐下,一边哼着摇篮曲,一边看着慕容璃,好象是在说:你闯了祸,现在看你该怎么收场。

慕容璃为难的抓了抓耳后,婴儿的啼哭声却叫她更加慌乱了。

自从若颦有了这个宝贝,她们四个女孩子都把她当成了掌上明珠,变着法子宠溺她。

现在自己却一不小心喝掉了宝贝的食粮,真的是罪该万死呢。

可是就算是把她拖出去打上五十棍子也不能把那喝下了肚子的东西再给吐出来不是。

慕容璃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来个好主意。

“要不,我去给买牛奶?”最后,她憋出来这么一个馊主意。

方芸想都没想就直接给否决了:“要是让若颦知道了,她不一口一口咬死你。”

没辙了,她只能颓然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宝宝在方芸怀里啼哭,小身子扭来扭去,好像在说:“坏阿姨坏阿姨,偷吃宝宝东西的坏阿姨……哇哇哇……”

可是渐渐的,看着看着,她发现一点有意思的事情,那宝宝是在方芸怀里扭来扭去的没错,可是那样子不像是挣扎,倒像是要凑上去。

特别是宝宝的那胖乎乎的小手,似乎正视图要抓住方芸的乳房呢。

霎时间,慕容璃忽然想到了,现在她的好姐姐,方芸可是也有奶水的啊,小宝宝肯定是在她怀里也闻到了乳香,所以要吃奶。

“姐姐,我有办法了!”小璃忽然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不由分说的就蹿到方芸身边,动手就要来解她的扣子。

方芸把脸色一沉:“别闹,现在还有心思玩儿。”

“我不是玩儿。”小璃手脚麻利的把方芸穿着的衬衣扣子解开,一手抓住她那一夜不见就大了好多的乳房:“好姐姐,你这儿不是有好东西吃吗,给小宝宝也喂一点吧。”

说着,慕容璃的小手就从方芸背后摸上去,一下子就把文胸给解开了,再一拉,两只丰满的乳房登时毫无遮掩的展露在宝宝的小嘴面前。

这也是人的本能,宝宝立即就把嘴巴凑了上去,对准了那暗红色的樱桃用力吮吸了起来。

“哎呀……”方芸冷不防被她含住,只觉得一股大力从乳尖传来,似乎比小璃、爸爸或者是任何一个男人吮吸她乳头时候用的力气都要大。

就像是一个真空泵在往外抽水一样,乳汁从她的乳房里源源不断的被宝宝吸了出来。

仿佛是一道很急促的河流一样,流过乳孔,让她感到一阵轻松。

“让宝宝换换气,不要喂的太急了。”小璃仔细的叮嘱道.虽然还没有亲身当过妈妈,但是和若颦在一起也多少懂一些。

方芸白了她一眼:“这么专业,换你来喂。”

慕容璃吐了吐舌头,帮她把掉在腿上的文胸捡起来,只见那还是新换上的一件,里面的棉垫上就已经有些淡黄色的奶渍了。

“我帮你拿去洗。”小璃笑嘻嘻的拿着它出去了:“好姐姐,我帮你把衣服都洗了,算我报答你好不好?”

说这话的时候,慕容璃已经闪到了盥洗室里,方芸又让宝宝吸了两口奶水,将她换了个乳房继续吸。

虽然喂着孩子却也不忘和小璃打嘴仗:“就这样就想算了?死丫头,到时候我可要好好的和你算这笔账。”

两个乳房轮流吸了两次之后,宝宝终于吃饱了,心满意足的赖在方芸怀里昏昏欲睡。

她抱着孩子在客厅里面一面来回走着,一边哼着催眠曲而,未扣扣子的衬衣敞开着,两个乳房骄傲的挺立着,虽然抱着的是别人的女儿,但是她却也骄傲的像个母亲一样。

“都洗好了。”慕容璃一边擦着手一边出来:“宝宝睡了吗?”

“嗯。小点声。”方芸小心翼翼的抱着宝宝进了卧室,将她放在婴儿床里,给她盖好被子,痴痴的看着宝宝甜美的睡样,忽然觉得若颦真是个幸福的女人,能做妈妈原来是件这么快乐的事情。

“姐姐,”慕容璃将她身子搬过来,递给她一件干净的文胸:“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方芸把衣服穿好,正了正领子:“时间不早了,练功去吧。”

慕容璃点点头,拿起她的东西跟着方芸后面出去了。

正在她要锁门的时候,方芸忽然道:“小璃,你说我们现在生孩子是不是还早了点?”

——————瞌睡的分割线————

下午的练功房,金黄色的阳光斜斜的穿过窗玻璃撒了进来。

随着音乐,方芸和慕容璃正在做把杆练习。

起起伏伏,蹲下再立起,然后再蹲下,反反复复,一遍又一遍。

然后又来做旋转练习,沿着把杆,绕着教室转了一圈又一圈,直到脚尖软的再也立不起来了才停下。

“好久没有这么累了。”方芸走到角落里擦擦额头上的汗:“出了好多汗啊。”

“我也是。”慕容璃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将两腿呈蛙型打开。

双手抱住脚尖将它们使劲的向内压:“待会儿去洗个澡吧,真的是累死了。今天星期几啊?”

“星期三”方芸与她面对面坐下,也和她一样把腿打开成蛙型,只是小璃的柔度比她的还要好一些,压的深度也要比她深一点。

“过了今天这个礼拜就结束了。”慕容璃将手指交叉在一起外翻开来高高的举过头顶,然后向后仰去,一下,两下,三下:“去我家吧,我妈妈会做好吃的给我们吃的。”

“星期六去你家,星期天去我家。”方芸也做着韧带联系:“你妈妈会做什么好吃的呢?”

“肯定少不了你喜欢吃的粉蒸肉——这么油腻的东西也就你喜欢吃。”

“粉蒸肉有粉蒸肉的美味。”方芸对小璃不能尝到如此的美味感到遗憾:“上次去你家你妈妈让我接客还没有给我算工钱呢。”

这是一桩旧案了,上个月方芸去找小璃玩儿。

但是不巧,她们家正好来了客人,虽然是熟客,不过那熟客也带了个人来,小璃偏偏巧又不方便,于是乎方芸便被黎瑛哄着上了床,施展开全身的技艺,将那个中年男人伺候的舒舒服服。

当时她妈妈可是答应了的,说要给她买个首饰做犒劳,可是呢,大人说话总是不太算话的,方芸望穿秋水也没等到黎瑛的犒劳呢。

“你还说呢。”慕容璃瘪瘪嘴:“那你那些不方便的日子,不都是我替你和叔叔做的啊,你也要给我钱的呢。”

方芸也有她的道理:“我可没说要给钱,倒是你妈妈先说的,要给我开工资的。”

“那你就去找她要啊,我又没钱给你,。慕容璃忽然凑上来:“要不你和我妈妈说,你就要了我,好不好?”

方芸做了个鬼脸:“你很值钱吗?不值钱我可不要的啊。”

“嘻嘻,”慕容璃将她拉起来:“走吧,时间不早了,去洗一洗,吃饭去吧。要是若颦姐姐还不回来,你还得再给小宝宝喂奶呢。”

方芸在慕容璃肩上拍了一下:“真该撕了你这张讨人厌的小嘴。要是喂了宝宝,那你晚上可就没的吃的了哦。”

“那这笔帐我得记下来,等着以后啊,我找宝宝好讨回来。”

两个女孩子嘻嘻哈哈的走进更衣室里,刚打开柜子拿出她们那装满了洗浴用具的篮子忽然就听见身边有个女孩发出作呕的声音,不由得都转过去看,原来是恝恝。

贝贝正在她身边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看恝恝的脸白的有些吓人,慕容璃赶紧跑过去:“恝恝,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有点儿不舒服,”恝恝靠在贝贝身上,两个女孩都赤裸着身子,身上都还挂着水珠,好像是刚从里面浴室里出来一样。

“恝恝刚才在里面洗澡的时候忽然说有些头晕,差点儿就要倒了,我赶快就把她给扶出来了。”

原来是这样啊,慕容璃又看了看恝恝的脸,安慰了她几句,方才回到柜子前脱下身上的练功服,忽然男生那边传来一阵口哨声,女孩子们望过去,原来是古典舞班的几个男生。

贝贝跑过去和一个男生隔着玻璃不知道说些什么,慕容璃看恝恝有些发冷就好心从自己的柜子里拿了一条新毛巾递给她:“你擦擦吧,当心感冒了。”

“嗯,谢谢。”恝恝是个很文静的女孩子,看人的时候总是眼波低转,非常的柔顺。

贝贝拿了一件衣服过来:“恝恝,穿上吧,我们去校医院看看。”

“我还是有些恶心。”恝恝又作势要吐,贝贝帮她穿着衣服:“我看你九成九是着凉冻着了肚子,谁让你昨晚上踢被子来着的,今晚上你只能吃白米粥了哦。”

方芸给慕容璃使了个眼色,小璃又跟贝贝说了两句方才跟着姐姐进去。

“她们的感情真好啊。”小璃站在水柱下望着水幕中的方芸。

方芸用一块海绵擦着自己的身子,对她道:“难道我生病了你就会不管我吗?”

慕容璃笑了:“你生病的时候,如果吃我的肉能让你病好起来,那么我就情愿把自己的肉割给你吃。”

“好哇,那我就等着啊,你已经吃过了我的奶水,下面我就等着吃你的粉蒸肉了,哈哈。”方芸快活的在水中笑着,笑声飘得很远,连那边男生都有人谈过来看。

方芸发现那边一双双色狼的眼睛正在自己和小璃的玉体上来回扫射着,毫不客气的站在过道里,叉开双腿:“喂,没有看过吗?再不抓紧时间看,你的眼睛瞎了看不了了。”

男生那边报之以一阵大笑,一个高高壮壮的男生也走出隔间,“啪”的一下子抬起一条腿架在玻璃隔间的壁上。

他用手套弄着两腿间那个黑乎乎的东西,也用同样的语气回复着方芸:“哎,没有看过吧,再不抓紧时间看,要是小穴被人操坏了可就只能看了。”

“别踩他们。”慕容璃将方芸拉到自己的隔间里面来:“他们正无聊着呢,你跟他们较劲他们巴不得呢。”

“哟,”方芸勾着她的小下巴:“这样的话,倒不像是从我的慕容小妹妹嘴巴里面说出来的啊。”慕容璃轻轻地踮起脚尖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别管他们了,我们还有我们的事情要忙呢。”

慕容璃说的没错,她们俩吃完晚饭回到宿舍去,若颦也都还没有回来,小宝宝又饿的哭了,方芸是一回生两回熟,熟练的抱起娃娃就来给她喂奶,慕容璃则收拾着房间。

她们正各忙各的,忽然有人轻轻的敲了敲门。

“谁呀?”慕容璃扶着拖把问道。

外面传来了一个有些妖的女孩子的声音:“学姐,我是二年级的海儿。”

“哦,找我的。”方芸拍着孩子,用眼示意小璃去开门。

小璃把门打开,只见门外面站着一个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很像只小狐狸的女孩。

“海儿啊,进来吧。”她和海儿说不上有什么关系,点头之交而已。

仅有的几次见面还因为海儿是方芸的指导学妹的缘故。

“学姐好。”虽然看见方芸抱着个婴儿在喂奶有些惊诧,不过她还是很快使自己镇定了下来。

慕容璃接过宝宝。

“你们有话就慢慢说,我带宝宝出去转转。”

“别走远了。”方芸在沙发上坐下,慢条斯理的扣好衣襟,才拍了拍身边让海儿坐下。

慕容璃给小宝宝穿带好就抱着她出去,到别的宿舍去玩儿。

左邻的贝贝她们宿舍一个人都没有回来,再走两步,到了团团和君君的房间。

她们宿舍住着三个女孩,不过那个叫雅宜的女孩很少回来当电灯泡,姑且也可以算是她们小两口的宿舍。

君君很安静,团团很活泼,两个人一张一弛,正好天衣无缝。

经常能在花前月下看到她俩手拉手,肩并肩,小嘴还碰着小嘴,不过要问她们有没有要宝宝的计划,大约是还年轻,想多学习两年,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小璃啊。”团团一开门就把宝宝接过去了。

“好久没来看团团姐姐了,muma,亲一下。”她不由分说在小宝宝脸上亲了一下,才把小璃领了进来。

她们两口子都已经换上了睡衣,外面客厅虽然开着灯,不过都窝在卧室里面喝茶呢。

“好温馨啊。”小璃端着茶盏,坐在团团缎子做的被子上享受着茶香,卧室里只点着一盏橘黄色的小灯,恰好够照明用的,而团团和君君穿的睡衣又只是半透明的。

刚才给她开门的时候小璃就分明看见了她胸前的两点嫣红和双腿间的那一抹乌黑。

不过在这样的灯光下,可就什么都朦胧起来了。

“是啊,我们每晚都这样喝茶呢。”君君柔柔的笑道:“正想着我们要不要多找几个人来热闹一下,你就来了,真巧。”

“是啊是啊,”团团递给小璃一块饼干:“这是我妈妈做的饼干,你尝尝。”

“哇,好美味啊。”小璃惊喜的叫了起来:“团团,我要拜你妈妈做老师,让她教会我做饼干。”

“好哇,我妈妈说了,我即使不能再跳舞也没有关系,回点心店里面去学习做点心也是来得及的。”

“团团不跳舞了?”小璃有些惊讶:“这是为什么呢?”

“是因为我啊,”君君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我爸爸要带我出国,所以……”

“舞台上没有君君,那还有什么意思。”团团很失落的看着冒着热气的茶壶:“我可不想随便找个人来代替君君。”

看着她们这样姐妹情深,小璃心里不由得生起一丝暖意:“我和芸姐姐也是一样的,我们都不会分开的。”

她正这样甜蜜的想着,忽然有人敲了敲门。

君君站起来:“我去开门。”

进来的是若颦,她脸上总是挂着那一股忧愁:“我家宝宝是不是在这里啊?”

“是啊,颦儿姐姐进来吧。”君君把她领进来:“是颦儿姐姐来了。”

“我给姐姐让个座。”团团乖巧的让出来一点位置,而自己而君君坐到一起去了。

小璃则抱起那又睡着了的婴儿:

“若颦姐姐,你的宝宝,乖着呢。”

“宝宝,宝宝,饿着了吧。”颦儿心疼的看着女儿:“妈妈给你喂奶啊。”说着她就解开扣子,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把那药物文胸往上推去。

若是在往常,挨饿了的小宝宝一闻到母亲乳头的香就马上要活跃过来叼住它的,可是今天她已经在方芸那儿吃的饱饱的,现在根本不想吃。

“宝宝,宝宝,怎么不吃啊。”颦儿发慌了:“是妈妈啊,快吃奶啊。”

小宝宝坚定的扭了扭身子,对着那香喷喷的乳头看也不看。

颦儿彻底慌了神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宝宝,是不是生病了啊?哪儿不舒服啊?”

小璃看她脸色都吓白了赶紧对她说出真相:“没事的,她是吃饱了,你待会儿再喂给她吃。”

“哦,吃饱了啊。”若颦定了定神,忽然又觉得不对:“你们给她吃了什么啊?”

小璃这就有些吞吞吐吐了的:“是,是……”

“是牛奶吗?那东西不能给她吃,会有结石的。”

小璃赶紧解释:“不是牛奶,是方芸姐姐的奶水。”

“她?”若颦忽然想起来自己仿佛是在方芸的梳妆台上看到一只催乳针。

那东西是安全的,她总算是放下一颗心来了。

连着小璃也松了一口气:“颦儿姐姐,你这个妈妈当的太认真了。我们都快被吓死了。”

“就是就是,我们都快被吓死了。”君君和团团异口同声道。

“我那儿负责哦。”若颦抱着孩子:“我已经办好了保留手续,毕业后我要先停学三年,等她长大了我在去继续学舞蹈。”

“那你可不就成了我的学妹了吗。”小璃觉得有些好玩:“那若蹙呢?”

“她也一样,毕业后休学三年,到时候我们会一起去重新复学。”

“你们都要在家里带孩子了啊。”小璃有些失望:“君君要出国,团团回家做饼干去了。那我们升学了的,岂不是都要很少在见面了的啊。”

“就是这样啊,有时候……”颦儿抱着手上的孩子,“我在想,究竟谁才是她的父亲,谁又是小蹙肚子里孩子的父亲,那两个在我们的身子里播下了种子的男人,对我们产生了那么大的影响,可是我们很有可能从今往后再也不会遇见他,这个世界不是很奇妙吗?”

君君看看团团,团团看看君君,两个人忽然交换了一下目光,同时道:

“我会等你(回来)的。”

小璃也似乎下了决心:“我一定会和方芸姐姐在一起的,她在哪里,我就要在哪里。”

“我们回去吧。”颦儿抱着孩子站起来:“谢谢你们的茶和饼干。打扰了。”

“有空就常来玩,多聚聚。”君君和团团把她们送到门口才回去,颦儿和小璃慢慢的往回走,正巧遇上贝贝扶着恝恝上楼梯来。

“恝恝,贝贝。”小璃和她们打过招呼,似乎又想起来了什么:“恝恝,你身体好点了没有?”

奇怪的,恝恝有些羞涩的笑了,贝贝倒是落落大方:“好事情啊,为什么不告诉大家呢。”

“什么好事啊?”小璃追问道。

“我,”恝恝羞涩的笑了笑,低头望着脚尖:“怀孕了。”

“呀,怀孕了啊。你也要当妈妈了啊。”小璃蹦蹦跳跳的过去拉着她的手:“这真是好消息,明儿我和方芸姐姐去你们那儿看你。是谁的孩子知道吗?”

“是门房秦大爷的。”贝贝口快,一下子就说了出来。

(不明真相的秦大爷表示自己情绪稳定……)

恝恝害羞的都不敢看人,直把脸蛋埋在贝贝身后。

贝贝笑了:“她是假戏真做过了火,本来是想去找秦大爷玩玩的,谁知道秦大爷的套套都用完了,她也顾不得那安全不安全就上了,结果一下子快活了,事后又睡懒觉睡的忘记了吃药,现在可好,要当妈妈了。”

小璃又恭喜了她继续才和颦儿一起往回走,她心里高兴,只是看着若颦脸上也挂着一丝特别的笑意,觉得有些好奇便问道:“颦儿,你怎么笑的这么奇怪啊?”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正好也走到宿舍门口了,颦儿便开门对慕容璃道:“真巧,四楼的何仙儿也怀孕了,也是秦大爷撒的种子。”

“这么巧啊。”慕容璃把门关上也忍不住笑了:“不知道这楼里面会有多少个婴儿姓秦呢。”

“你们说的是那个门房的秦老头吧。”方芸趿拉着拖鞋从卧室里走出来:“老而弥坚,宝刀不老啊。我原来一直担心他早晚有一天精尽人亡,现在看来他是采阴补阳,越活越滋润了。”

“别说的这么不待见人家,”颦儿抱着孩子在沙发上坐下:“他挺关照你的。”

‘那是因为我从来不给他好脸色看,”方芸也与她并肩坐在沙发上:“差不多整个楼的女生他都上过了,而且每年还都有旧人走新人来,他这老头子,老了享福了啊。”慕容璃去把水果洗了拿来:“姐姐,那个海儿来找你说什么啊?”

“没什么,一点小孩子的事情。”方芸看着拿了一个苹果给颦儿:“去看大夫怎么样?”

“给我做了针灸,以后还要一周三次。还给了我一个这个,”若颦反手把焦医生给的那个药物胸罩摘下来:“里面有中药,穿上之后就通电,一面帮助药效进入穴位另一方面还能按摩催乳。不过这下午把我也折腾的好不自在。”

“怎么不自在?”

“感觉胸被人拿在手上玩了一下午。”若颦把衣服解开,低头看看双乳:“你们来看看,是不是大了些?”

“只要孩子将来有奶吃,受点苦算什么。”方芸满不在乎的道:“生孩子的时候你喊得嗓子都哑了,难道现在喂奶比那时候还苦?”

“是啊。”小璃盘起腿坐在若颦身边:“我记得宝宝刚出生的时候,你没有奶水,把宝宝饿的直哭,你是日里夜里都让宝宝含着你的奶头,把两边奶头都磨破出血了,好怕人的啊。”

“你们也受苦了,照顾我们两姐妹,”若颦真诚的道:“小璃你打听来偏方,说是将鲤鱼放在阴道里过夜吸取阴气然后炖汤可以补奶,然后你就养了三十几条的鲤鱼,每天晚上睡觉前都在下面放一只鲤鱼,第二天天不亮就起来给我炖鱼汤。鲤鱼的生命力那么顽强,它在你的身子里跳来跳去,钻来钻去,鱼身上鳍把你里面的肉都刮破了。阴唇也被鱼尾弄得红肿了,可是你还是不管不顾。我知道在那下面放一只活鲤鱼是多难的事情,你晚上根本睡不着觉。好妹妹,辛苦你了。”

“说这个干什么”小璃好像说的不是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一样:“你也知道,我就是喜欢试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没什么。”

“还有你,方芸,虽然你嘴巴比小璃硬,不过你是真心对我们姐妹好的。我刚怀孕的时候天天哭,是你把我劝慰开了的,生孩子的时候是你在床边上守着我,当时我把你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真是很对不起。”

“别说了。”方芸吃着苹果:“大家都是好姐妹,都应该的。”

“这几年和你们做舍友真的很愉快,”颦儿分别轻轻地在她们脸颊上亲了一下:“我祝你和小璃一路幸福走下去。”

方芸和小璃都搂住了颦儿的身子:“说这么早干什么,还有两个月我们才分开呢。”

“就是分开了你们也要常来我们家玩啊,大家还是能再见面的嘛。”

“嗯,小璃,”方芸忽然勾住了她的手指头:“你也给我炖鲤鱼汤喝好吗?我只要喝一次就好。”

“没问题。”慕容璃骄傲的抬起头来:“只要姐姐喜欢喝,小璃可以天天这么做。”

“那姐姐就要为小璃产更多的奶。”方芸也骄傲的抬起胸部:“小璃,你说说,我和若颦哪个的奶水好喝一点?”

这可真是一个难题。

小璃抓耳挠腮了半天,也没想出来该怎么回答。

倒是若颦聪明:“那,小璃你就先喝一点我的,再喝一点方芸的,你要公正哦。”

说着她就托着一只乳房,递到了小璃的嘴边。

小璃眨眨眼:“那我就要喝了哦。”

“你就喝吧。”

小璃轻轻地含住那包含乳汁的奶头,双唇略略用力,就从里面吸出了温柔的奶水。

颦儿的奶水有些甜,很稠,因此量不是很大。

吸了一会儿之后,她见方芸已经端着乳房站到她面前,便转过身子去含住方芸的奶头。

方芸的奶水淡淡的,没有什么味道,也比较稀,似乎水的成分更多一些。

不过感觉量很大,吸了一口下一口马上就到了嘴边。

“原来是这样啊。”方芸听她评判完之后点点头,忽然伸了个懒腰:“我不行了,要睡觉了。你们睡吗?”

“我要也睡了。”慕容璃打了个哈欠:“困死了哉。”

“我给宝宝喂一次奶再睡。”颦儿轻轻抱起女儿,她正睡的香甜,这就意味着,她还要在这儿坐着等她醒过来,再给她喂奶。

“那你辛苦了,我们先睡去了。”方芸把手搭在慕容璃的肩上,两人相依偎着走进卧室。

颦儿看着她们这样幸福,嘴角边也不禁浮起了一丝微笑。

慕容璃和方芸两个人迅速的把自己脱光之后换上睡裙钻进被窝里,隔着小床相互望着。

“你在看什么呀?”

“我在想,”慕容璃道:“有一天,我们一起怀孕,一起生小孩,然后一起在阳光下给他们喂奶,然后看着他们长大,那多有意思啊。”

“想的真远。”方芸笑了:“你还就是个孩子呢。”

“其实我最想的,还是和姐姐永远在一起。”

许久的,方芸不答话,过了好一阵子,她才道:“我想的,和你一样啊。”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