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图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舞艺附中的少女 > 第4章 薛尧静(3)

第4章 薛尧静(3)(1 / 1)

请收藏本站,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soushu2026.com,cjswu.com,xhetu.com,

刚一进去,薛尧静就好像小蛇一样缠在了老头的身上:“爷爷,我要和你洗澡。”老头乐的颠颠,白姑娘再想过来撒娇,可总是慢了半拍。

老头也看这浴室并不大,估计三个人一起洗有些难度,便拍了拍白皮肤姑娘的屁股:“宝贝,到床上等爷爷来。”说着,便搂着薛尧静走进了浴室。

还好反应快,薛尧静心里大慰。

进了浴室,她便把束发的头花摘了下来,老头捏起她乳头上的别针,念叨了一下她的名字:“薛尧静。”

“哎,爷爷,叫我尧静就好了。”薛尧静把别针从乳头上取下来放在一边,又故作妖媚的托了托胸:“爷爷,会不会嫌我的太小了?”

“盈盈一握,正好正好。”老头乐呵呵的看着她给自己宽衣解带,两人一同进了浴室,这浴室是玻璃墙的,一侧正对着主卧的却是透明的,薛尧静背对着老头的时候对着玻璃墙外做了一个鬼脸,看着那白姑娘生气却又不能发泄的样子真是好玩极了。

平时在家和爸爸妈妈一起洗澡都是他们爱抚小公主薛尧静,今天却是她来伺候这个老人,她在自己的胸乳之间涂满了沐浴液,贴在老头身上来回蹭着,从前胸磨到后背,然后又蹲下用自己的小脸去磨蹭老人的那干瘪的屁股。

更进而从老头的两腿只见钻过来,香口一开便含住了老头那半死不活的毒蛇。

不过别看这老头瘦得厉害,似乎骨头去了都没有二两肉,可是下面那坨东西去大得很,此刻还没有全然勃起,薛尧静就觉得已经捅到了自己的嗓子眼,不敢想象要是全部硬起来之后会不会把自己的子宫都给插破。

虽然这么想着,可是薛尧静还是努力地舔舐着,把自己所会的的技巧全部都用了出来,一根灵巧的小香舌围绕着那半硬不软的肉棒左右陀螺似的旋转,更将那软软的前头一坨肉用双唇含着,细心的为他清理。

老头坐在薛尧静身上享受着她的口舌服务,双手勾着这姑娘的肩膀好像在骑马一样。

薛尧静吞吐了半天,才吐出这老东西,又跪在他面前用自己那盈盈一握的胸乳夹住他的那根长屌上下搓动,如此前后弄了好半天才总算把他这根东西给弄硬了起来,薛尧静悄悄地用自己的小手比了一下,心想这老头倒是看不出,这货竟然有驴一样长,待会儿该不会被他活活插死吧?。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可是已经上了人家的床,断然是没有再跑出去的道理,薛尧静虽然心里敲打着小鼓,可是也只能任人家搓圆捏扁了。

老头一边拍着她的屁股,一边用浴巾把薛尧静和他自己都包裹起来,一起走出去,那白净的姑娘早就已经等不及了,在床上撅着屁股摆出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薛尧静也滚到床去却是仰躺着,双腿大大的分开摆出一个一字马的造型,一手拨开自己的小穴,露出嫩红的蚌肉,一手含在嘴中,显得楚楚可怜。

老头笑着在薛尧静的小脸蛋上拍了一把:“小妖精,别急,爷爷会来上你的,先摸一个给爷爷看看。”一边说着,他一边扶住了那白净姑娘的腰,胯下的七尺长枪一挑,便刺入了那丰满的蚌肉之中。

薛尧静如他所说,向后挪了挪,便开始在这老头面前自慰了起来。

自扣自摸对于她们而言自然是家常便饭的事情,在学校里男少女多,她们又都是尝到了性爱的美妙滋味的妙龄少女,欲求不满的时候或者三两个闺蜜相互体贴一下,其余时刻都是要靠自己自力更生解决。

薛尧静微闭双眼,一直很手刺入到花穴之中,大拇指透过那紫玉的圆环抚摸着娇嫩的花蕾,食指和中指着围绕着阴唇在外摩挲着,她檀口轻张,显得诱惑极了。

老头把他的肉棒全根都刺入到那白净少女的阴道里,显然让这个姑娘有些吃不消了,只听她断断续续的发出呻吟,恰好和薛尧静的娇吟成了二重奏。

老头抱着那姑娘的腰推了一会儿车,忽然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去,吃黑珍珠的小屄。”那姑娘不敢怠慢,赶紧向前爬了两步低头凑到薛尧静的双腿之间舔了起来。

薛尧静正在自己摸得舒爽的时候被她这么一舔,竟然就觉得花心一热,一股热流从小肚子里滚了出来,正喷了这姑娘一脸。

老头在背后看的真切,不由得哈哈大笑:“黑珍珠喷了白珍珠一脸,快舔干净。”

那姑娘没头没脑的被喷了一脸的花蜜,下身还快被这老头的长驴货给插穿了,心里的怨恨都要找个地方泄出来,便对着薛尧静那白嫩无毛的大阴唇一口咬了下去,疼的正在高潮余韵中的薛尧静一下子就叫了起来。

老头把他的驴货从那白姑娘的身子抽出来,将薛尧静拉到了自己跟前,薛尧静趁机指着自己的阴唇道:“爷爷你看,都给咬坏了。”老头细细看去,只见那白嫩的外唇上果然是有一排细细的牙印,不由得笑道:“这东西,活该就是叫人吃的,被人咬了才对。不过就这样生吃,却也是着急了。

薛尧静一顺儿就盘腿圈住了老头的腰,不依不饶的晃着身子,胸前那一对鸽乳上下扑动:“不嘛不嘛,把人家咬的好疼。”老头捏着她的那一对鼓胀胀的小奶子:“好了,来爷爷这儿,爷爷叫你咬回去。”薛尧静得意的便蹭了过去,由于她双腿分得开,倒是一下子就坐了进去。

那老头尚还扶着她的腰没有一插到底,外面留了小半截。

薛尧静虽然心里害怕,觉得这样子已经快要插到自己的花心了,不过还是贴在老头耳边对他软语道:“爷爷,你坐着嘛,我在你身上跳一个。”

老头自然答应着坐在床上,薛尧静拉住他的两只手,膝盖抵在床上开始上下跳跃。

这十六岁的女孩子的花道自然是紧凑无比的,老头的大屌固然长,硬度却只是一般,薛尧静摇摆着臀部,将那东西夹得死死地,让老头眉开眼笑,又伸手去摸她的奶子。

薛尧静会意,双手托住自己的那一对嫩乳,五指分开揉捏着乳肉,还用手夹着奶头往外提,让老头儿看的眼花缭乱。

她这般卖力,那个姑娘自然也不肯放松,她的乳房不论是尺寸还是胸型都比薛尧静要好,这会儿也凑了过来,主动地拉过老头的一只手放在自己胸口揉捏,老头揉了一会儿果然觉得这个更大更好,便叫她送过来给自己尝一尝。

这姑娘倒也真不客气,一下子就整个身子都凑过去了,把正在努力上下跳跃的薛尧静遮挡了一个严严实实。

薛尧静又岂是好相与的,她眼珠一转,便牵起老头还闲着的那一只手送到那姑娘的胯下胡乱的揉捏,还趁机用自己的小指甲在她的阴蒂上掐了一把,果然,那丫头登时哎哟一声瘫软了下来,老头还不知道,仍然在啧啧有声的吸着她的奶子,薛尧静眼看大仇得报,心里一时得意更是卖力起伏。

不过她少女到底力弱,这样的姿势又太费力,不一会儿就难以继续。

那老头见她动作慢了下来便扶住她的弱腰,大力抽送了两次,这驴货的长度非同一般,薛尧静虽然早做好了心理准备,下午又叫妈妈给自己下面塞了一个龙眼大的滋润膏丸好让阴道内保持润滑和弹性,但是却没有想到那东西会一直捅到花心,狠狠地几下子撞叫她即舒服又略带些疼,不由得便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正好就把老头的龟头死死地夹在了花心之中,由一团嫩肉包裹着四面八方而来的吮吸,叫老头一下子舒服的到了顶点,对着这十六岁少女的花心就喷射出来一股老浆。

薛尧静只觉得肚子里好似腾起了团热雾一般,两只秀美的小足在床沿上没命的蹬着,再也抵不住那床沿,下意识的身子就往下一坐,就听得哎哟一声,顿时便感觉下面一阵剧痛传来。

那老头却只觉得抵住了自己龟头的一团嫩肉屏障忽然就消失了,前面豁然开朗,那处已然是柳暗花明,这边已经是全军深入。

不由得那东西又登时大了起来,涨了起来。

老头把薛尧静的双腿一抱,在原地转了个九十度的圈子把她压倒在身下快速抽插了好几个回合。

薛尧静已经从子宫颈被插穿的阵痛中复苏了过来,此刻的她初尝被驴货抽插的快乐,已经全然忘记了身上的这个老头都可以当自己爷爷。

当他把嘴凑过来的时候,薛尧静主动地吐出香舌和他纠缠激吻,下身更高高挺起以迎合他的抽插。

随着抽插的激烈,两人的结合处泛起了白色的珍珠样的细小泡沫,让那驴货进出的更是爽利。

薛尧静已经完全意醉情迷,不但一双美腿紧紧地箍在老头的腰上,胸前的一对鸽乳更是胀大挺翘,粉红的乳头随着身体的摇摆不住的晃动,被她自己的双手揉来揉去,显然已经是发硬到了顶点。

在老头的又一阵猛烈抽插之后,薛尧静尖叫着又一次泻出了身子,老头也趁机把自己的无数子孙也一并送入到了她的身体深处,让她永远的留下自己的印记。

老头疲惫的把那软下去了的东西从薛尧静的身子里拔出来,那在一边早就已经看的火热,自摸了半天的白女孩终于找着了空儿上来吸吮老头的肉棍。

薛尧静软绵绵的躺在床上,大口的喘着气,双腿还大喇喇的分开着,她的手指拨开被老头的抽插弄得有些红肿了的阴唇,放进那泥泞不堪的阴道口搅了一会儿,一提,便在空中拉出一条亮晶晶的银丝线来。

老头摸着她的小脚,挠着脚心,薛尧静咯吱咯吱的笑了,一边笑着,一边把那掺杂着精液还有自己花蜜的混合物的手指放进嘴里吮吸着。

她把那手指当作一根小的肉棍在嘴里吮吸着,来回抽插着,老头伸手到她的两腿间,拨开阴唇,只见那里面嫩红色的肉团一张一合,白色的混合物慢慢的被从里面挤压出来。

薛尧静忽然合拢了双腿,她把垫在自己脑袋下面的枕头塞在了屁股下面。

大眼睛一闪一闪的望着老头含情脉脉的道:“爷爷,今天是人家的危险期哦。人家说不定会怀孕的……”

老头在她阴户上摸了一把,又挑了挑她阴蒂上的那个玉环道:“这样,那爷爷便再多射一点一点给你。”薛尧静心中欢喜,却故意扭捏道:“爷爷刚才操尧静想必是累了,爷爷先休息休息,尧静给爷爷跳个舞好不好?”

“好好好。”老头这会儿全然都被薛尧静这娇憨的媚态给魅惑住了,只要是她说的,便无不是好的。

薛尧静顾不得自己双腿还在发软便跳下床拉着老头的胳膊:“这里空间小,爷爷我去客厅跳给你看好不好。”

老头依允而来,顺带还带着那个被薛尧静压制的死死地女孩,老头没有要她继续吸吮自己的肉棒,而是要她坐在自己怀里给自己喂奶吃,而且也像对待薛尧静一样看了一下她的那个绸带:“刘雪雯”,名字里面都带一个雪字,难怪皮肤这么白呢。

薛尧静嫉妒的看着刘雪雯胸前的那一对饱胀的玉乳,又挺又翘,又白又香。

即便同是女人,薛尧静对着那一对天生的尤物也会感到发自内心的嫉妒。

那老头此刻就搂着刘雪雯的小蛮腰,一只手捏着她的一个乳头,嘴巴则叼着她的另一个奶头。

看着刘雪雯那一副似乎很舒爽却又微带痛苦的秀美半蹙的小模样,薛尧静心里隐隐的有些不服。

老头一边玩着刘雪雯的双乳,一边舒服的靠在沙发上。

薛尧静把那碍手碍脚的茶几拖开到一边去便在原地跳起了她最擅长的傣族舞。

灯光下,秀美的少女如水一样的柔媚。

她灵巧的手指,匀称的胳膊,挺翘的鸽乳,平坦的小腹,形成了一道极美的曲线。

虽然没有音乐的伴奏,但是她富有韵律的扭动,仍然能让人感受到美的诱惑。

薛尧静开心的跳着,一跳起来,她就忘乎所以了。

好像面前不只是一个观众,自己好像是在最高的舞台上,台下有几千名观众,都在观看自己的舞蹈。

她举手,她抬足,她扭动着纤细的腰肢。

目光含情,嫩乳摇曳,长发前倾时倒下如黑亮的瀑布一般,花瓣在她后仰时如五月的牡丹一样盛开。

一舞终了,薛尧静坐在地上好久没有起来,还是老头过去把她从地毯上拉了起来。

他细细的看着这个脸色潮红,胸口还在上下扑腾的女孩。

刘雪雯在一边不知所措。

忽然老头开口了:“你还能再跳一次吗?”

“能。”薛尧静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当着许多人的面前,也是这样跳?”

“这个舞,就是要这样的。”薛尧静扭捏了一下:“不过会在这里系上几个铃铛。”她指了指自己的下身,又捏了捏乳头:“这里也要挂铃铛。”

“好。”老头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后天,你就跳这个。”

薛尧静开心的跳了起来,老头却又色迷迷的在她阴蒂前的那个玉环上弹了一下:“爷爷今晚还要在你这里面射更多呢。”薛尧静马上会意,她立即转身趴下,双腿微微合拢正夹住那娇嫩的外唇,她扭过头来娇媚的老头道:“爷爷,你看这样行吗?”

“小黑珍珠,你真有本事啊。”老头也贴在她后面,摸着那滑腻的外唇:“白珍珠,你也别闲着,来,坐到黑珍珠前面去让她给你舔一舔,待会儿爷爷也要用用的你小屄。”

老头一边说着,一边就把自己的那根驴货插进了薛尧静的小嫩穴里,那里面可真是一片洞天福地,温热而又紧致,润滑膏的作用加上经过刚才那么一番运动现在薛尧静已经全然活动开了,不单让老头抽插着,自己也会知趣的前后套送,左右摇摆,再加上她从小阴道锻炼的力量,将老头伺候的欲仙欲死,在她那光滑的小屁股上连续拍了好几巴掌:“名器,好名器。闺女,还有什么招儿,都用出来吧。”

“爷爷你还没有射在人家肚子里呢。”薛尧静一边摇摆着臀部一边回头媚笑道:“尧静有好多羞人的姿势要爷爷用在尧静身上呢。”

“黑珍珠真放得开啊。”老头等不及了,自己抱起她的一条腿来大力抽送着:“宝贝,今天是你的危险期?爷爷一定要全部射在你身子里,将来怀了孕,十个月以后给爷爷生一个和你一样水灵灵的小黑珍珠。”

薛尧静听得欢喜,便下面暗暗用劲,将那肉棒都吸到体内顶在花心上研磨,又浪声道:“爷爷快些射给尧静吧,尧静都已经等不及了。”

刘雪雯听着心里发醋味,趁机双手就抓住了薛尧静的那一对鸽乳,悄然的用两个指甲并力一夹,薛尧静陡然受到这样的刺激,身子登时就起了反应,一时间身体内激流四蹿,花心一下子就展开了将那个正在努力捣动的龟头紧紧地包裹住,阴道内的肌肉也从四面八方的压迫过来,几乎要将老头的这东西生生的给压榨断在里面了一样。

刘雪雯见她身子颤抖,便再下很手,两只手各捏住一个小乳豆,拇指和食指这么用力一撮,就听见薛尧静尖声惊叫了起来,花心顿时好像是开了闸的江河一样,浩浩荡荡一泻千里。

那龟头被当头这么一淋,也毫不含糊的喷射了出来,满满当当的在这少女的阴道深处又一次播撒了种子。

老头把他那被薛尧静的爱液湿透了的肉棒从那抽搐中的少女阴道中抽出来的时候就好像是开了一瓶香槟酒一样,喷洒出来的爱液足足喷了有一尺多长,过了十好几秒才停下去。

薛尧静匍匐在地上,低声的抽泣着,下身软绵绵的完全一点都动不了了。

她不知道自己的双腿此刻正八字形的打开着,原本是被两半蚌肉紧紧包含着只有一条小缝隙的阴道口,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圆圆的敞口,爱液混合着精液正随着那里面的嫩肉的一张一翕,慢慢的流淌出来。

刘雪雯又凑了过来,她整个人都贴在老头身上,双手托着自己的那一对鼓涨涨的奶子送到老头嘴边,用娇媚的似乎能滴出水来的声音道:“爷爷,您日这个小贱屄累着了吧,吃一口休息休息。”

薛尧静趴在地上,仿佛没听见刘雪雯的淫话一样自顾自的叹了口气道:“好舒服,尧静从来都没有这么舒服……爷爷真厉害。”老头乐了,一边一口把刘雪雯的奶子吃进嘴里,一边用自己的脚去磨蹭薛尧静的阴户。

那老年人粗糙的大脚磨蹭在少女娇嫩的阴户上,薛尧静还没从高潮的余韵中平复下来,就又开始娇吟了。

她索性翻了一个身子仰面朝天,好让老头把脚完全的伸进她的两腿之间,那几个脚趾,竟然还试图钻进她的肉缝里,弄得薛尧静不禁咯咯乱笑。

老头一边玩着刘雪雯的乳,又伸手在她下面摸了摸,她几乎就以为老头要接着来肏她了。

可没想到老头却说:“好屄是好屄,累了,玩不动了。闺女,陪爷爷困觉吧。”刘雪雯一时气苦,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薛尧静顾不得腰腿酸软,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尧静给爷爷做被子,让爷爷抱着尧静睡觉。”

老头哈哈自乐,搂着两姑娘便去床上一觉睡到大天亮。

在梦中,薛尧静梦见自己穿着一身长裙,披着件遮阳的长袖漫步在校园的树荫下。

展露在阳光下的双乳比起几个月前要大了足足一个罩杯,乳珠也变成了淡褐色。

在阳光下,小麦色的皮肤熠熠生光。

而最显眼的,还是那微微隆起的小腹。

随着她的步法,长裙的下面,银铃正发出悦耳动听的声音,仿佛是一首歌,在歌唱她美好的未来。

最新小说: